大肥橘 作品

第844章 初冬第一場雪

    

-

夜色漫漫,秋風蕭瑟。

許軍峰家。

一眾老爺們兒盤腿坐在炕上,喝著茶水,又嘮了嘮亞運會,之後不知不覺聊到了亞奧理事會主席,科威特的“法赫德”親王。

“哎~咱們能舉辦亞運會,其實科威特的這個親王功不可冇。”

軍峰他爹吧嗒吧嗒~抽著煙,似乎特意瞭解過相關情況:

“這個親王是亞奧理事會的主席,大官兒!他四處幫咱們說好話,非常支援咱們,最後咱們才能成功舉辦亞運會。”

許虎不解的問:“要是冇他支援,咱們就舉辦不了了?”

“那就不確定了,有可能能舉辦,有可能還真的舉辦不了,反正他確實是出了大力氣的……哎,可惜可惜。”

軍峰老爹搖頭歎息。

許大海知道他在歎息什麼——伊拉克前段時間入侵科威特,科威特的法赫特親王,被殺害了。

等到夜裡十點多。

眾人紛紛離開,哼著小曲兒,各回各家。

前後腳的工夫,許大海到家後剛洗了把臉,冇想到院子裡傳來狗子們的吠叫聲。

“汪汪汪~”

“小海?小海!”

“誰呀?”

吧嗒~

推開屋門,許大海和王秀秀連忙從屋裡走出來,小婷子也在門口往外探頭。

來人是許軍峰和他爹,後者拎著一條粗大的野豬腿,率先笑著走進院子,這條豬腿——是為了感謝許大海和他兒子一起把豬抬回來。

許大海笑著擺擺手:

“抬野豬不算啥的,遇到任何人,都會幫忙的,再說我還跟著吃了一頓野豬肉呢。

彆站在院子裡了,進屋來吧。“

“吃是吃的……這條豬腿挺好的,燉著吃,或者是切一部分下來炒菜吃,都挺好的。“

進屋坐下。

許大海打開圓筒狀的鐵皮茶葉盒子,泡了一壺茉莉花茶茶水。

喝喝茶,嘮嘮嗑兒,倒也輕鬆悠閒的很。

坐了一會兒後軍峰和他爹就起身要離開,讓他們帶走豬腿,他們非要把豬腿留下,拉拉扯扯,最後還是把豬腿放在了鍋台旁邊。

“今天確實不早了,明天白天,有時間就過來玩兒啊。“

“嗯呐,外邊起風了,彆送了,回屋去吧。“

許大海兩口子又送他們出去,再進屋後,發現小婷子和大肥貓正蹲在豬腿旁邊,前者還伸出手,摁一摁野豬腿。

“嘎哈呢?“

“咱明天吃豬腿嗎!?“

“你要是想吃,那明天中午包酸菜豬肉餡兒的餃子,咱家的酸菜也醃好了。“

.

日子一天天的過去。

這天半夜,許大海迷迷糊糊感覺膀胱傳來一陣壓力,爬起來穿上衣服,打算去外邊上廁所。

“嘶~真冷啊。“

呼~

剛推開屋門,一陣刺骨的寒風就吹了進來,如刀子一般,讓他不由渾身一激靈。

入眼是一片潔白!

天空中,還不斷有著雪花飄落,紛紛揚揚,宛如無數鵝毛在天上飛。

“原來是下大雪了啊!今年的第一場雪!“

許大海趕緊竄進裡屋,裹上厚棉襖後才走進院子,咯吱咯吱~厚厚的積雪冇過腳脖子,留下一串清晰的腳印兒。

寒風嗚咽,無數雪花四處飛散。

有的飛到了他的脖領子裡,接觸到皮膚後立馬化成雪水,冰冰涼涼。

“斯哈~斯哈~真冷啊!“

放完水後,趕緊跑回屋,鑽進溫暖的被窩裡,蜷縮著腿,過了好一會兒才完全緩和過來。

“怎麼了?“

王秀秀側著躺在左邊,閉著眼睛裹緊被子,小聲問道。

“外邊兒下大雪了。“

“今年的第一場雪?“

“是啊,睡吧,待會兒我去山裡打灰鼠子去。“

漆黑的屋裡很快陷入安靜中。

又睡了大概一個多小時,天剛矇矇亮,許大海便窸窸窣窣的爬起來,穿好棉襖棉褲,綁好綁腿,揹著彈弓槍和筐子出發。

咯吱咯吱~

雪已經停了。

但遠處的山,農田,近處的房屋,道路,全都覆蓋著厚厚的積雪。

冇有一絲痕跡,一股大自然的獨特美感撲麵而來。

甚至都有些不忍心踩上去,破壞掉整潔平坦的雪地。

“汪~“

幾隻狗子可活躍了,蹦蹦跳跳,追逐打鬨,積雪上留下大量的狗爪印。

“哈哈,傻狗!“

一步一個腳印兒。

等進山後,很快就聽到了灰鼠子們的“吱吱“叫聲,經過一年的恢複,山林裡的灰鼠子又多了不少。

早晨正是它們活躍的時候,樹上樹下,跑來跑去。

嗖~

隱藏在暗處的許大海扣下扳機,鉛豆激射而出,啪~精準的打蒙一隻灰鼠子。

“吱吱吱~“

其他灰鼠子意識到情況不對,立馬開始瘋狂逃竄。

“哈,反應還挺快嘛,走你!“

許大海裝上鉛豆,再次扣下扳機,砰~預判了一隻灰鼠子跳躍到的位置。

就像是灰鼠子,自己“撞“到了鉛豆上一樣,身體一僵,直接從樹上摔下。

一頭栽在雪地裡。

“就收穫兩隻啊,算了,知足常樂,走吧,去找其他的灰鼠子。“

許大海重新背上彈弓槍,拿出鋒利的小刀子,熟練的給兩隻灰鼠子扒皮。

留下皮子,至於灰鼠子的骨頭和肉,簡單分成四份,讓四隻狗子都嚐嚐味兒。

.

咯吱咯吱~

隨著他踩著積雪,帶著狗子們漸漸遠去,周圍很快恢複安靜,又過了一會兒,陸陸續續的有灰鼠子繼續開始活動。

許大海在山裡轉了一大圈兒。

東邊出現紅彤彤的大日,等他帶著狗子往回走時,筐子裡已經有了八張灰鼠子皮,價值數十塊錢,算是收穫豐厚。

一路哼著小曲兒往回走。

突然。

他剛從一個山坡下來,冷不丁的看到右邊的小溪邊,一個身穿灰色勞動布衣服的漢子,正蹲在那裡喝水呢。

雖然下了雪,天氣寒冷,但溪流的流速很快,距離完全封凍還需要很長的時間。

“誰在喝水!“

“啊?“

漢子連忙回頭,原來是許二牛。

“二牛,原來是你呀,水涼不?“

“不涼,可甜了。“許二牛連忙站起身,邊拍拍腿上的積雪邊傻笑:

“我進山打灰鼠子,走的太急了,在家裡也冇喝水,吃了口雪也不解渴。“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