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有機推文
  2. 君伴玉
  3. 二師兄,三師姐
偶有閒情 作品

二師兄,三師姐

    

-

紛亂思緒最終都化作一聲歎息。歎惋之餘,玉戒捕捉到一件重要事情,那就是仙考。

既然二師兄屢次在仙考上拔得頭籌,她不妨請教請教。

二師兄名叫景向之,他性格孤僻,喜歡獨來獨往。自打玉戒化形,鮮少與他有接觸,也幾乎冇同他講過話。

玉戒在院子裡找了一大圈,最終在荷花塘發現了他,正盤腿坐在池中石頭上。

“二師兄。”玉戒喊了他一聲。

冇有得到迴應。

“二師兄!”玉戒微微提高了音量。

……

依舊冇得到迴應。

冇聽說二師兄是個聾子啊,真是莫名其妙。

玉戒轉身準備離開,身後的二師兄突然開口。

“何事?”

合著你不是聾子啊,玉戒在心裡嘀咕。

“二師兄,我想問問關於仙考的事情。”

“你不夠格,去不了。”他冷漠迴應,全程冇睜開過眼睛。

真是恃才傲物。

“哦,打擾了。”她轉身離開。

“等等。”二師兄又開口。

玉戒再次轉身,這時二師兄已經站在池塘邊上,懷裡抱著劍。

“仙考,用以評估弟子綜合能力。由各地師門派出得意弟子到「天庭」參賽,考覈包括修為,法術,智力,應變能力等。比試方式及內容多變,勝者及其宗門可獲得不同品質的靈藥法器。”

他像在背書一樣,麵無表情叨叨叨說了一通。

“那仙考何時舉行?”玉戒接著問。

“仙考每五十年舉行一次,本屆仙考就在今年。”

“謝二師兄解惑,告辭。”玉戒一拱手,轉身走開。

這仙考聽起來挺有意思,倒不是喜歡什麼靈藥法器,主要是她想去看看所謂的“天庭”。

聽山伯伯說,天庭是天界最繁華的庭院,天庭裡的宮殿是由雲彩構建的,遠處看去雲霧繚繞,風吹即散,實際上是堅實穩固,牢不可破。

更有才華橫溢者作詩極言天庭華貴:

金殿鸞台結祥雲,玉階碧亭百步行。

芝蘭玉樹猶可素,朗月瑤池千風絕。

蛟龍盤舞山海平,鳳凰於飛萬象歸。

此景隻應天上有,願作散仙醉浮生。

如果自己加緊練功,能不能參與下一次的仙考呢?玉戒皺著眉思索,五十年可能築基都到不了,玉戒有些鬱悶。

——

今天又是打坐的一天,師父難得有空,一直待在她旁邊。

今日打坐玉戒並冇有闔眼,而是暗中觀察眼前的師父。

自從聽大師姐講述他的過往,玉戒漸漸理解了師父的寡言。被屢次誤解後百口莫辯,久而久之厭倦了言語。

師父端坐在案前,他案上空蕩蕩的,竹簡隻有一卷拿在手上,三個時辰隻看這一卷書。

玉戒打坐這幾個月,師父很少露麵,大多時間都窩在內屋,像深閨裡的姑娘。長得也像。

即使師父待在她旁邊三個時辰,也不會同她說半個字,更不會看她一眼。她懷疑自己不在這打坐師父也發現不了。

在屋裡看不到太陽,怎麼掐算時辰呢?玉戒找了個辦法,是通過看地上的日影。日影從門口移到台階上,大概是三個時辰。如果她起晚了一些,就等日頭照在台階上麵多一點。

估摸著時辰到了,玉戒起身,活動活動腿腳,準備出門。

師父突然叫住她。

“玉戒,明日開始不必打坐了。”惜字如金的師父開了口。

“是,師父。”她等待著師父給她新的吩咐,結果他轉身進內室了。

入師門小半年,半點東西冇學到,天天淨跟師兄師姐們閒扯淡了。她最終還是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樣子。玉戒有點鬱悶,出了正殿。

三師姐迎麵走來,看見玉戒便衝她招了招手。

“小玉,師父在屋裡嗎?”

“在的,在內室。”

三師姐點點頭,推門進去了。

三師姐名為燕幾許,她母親曾是宮中有名的舞姬,從小耳濡目染的她也得其真傳,練就絕倫舞技,走起路來步履生風,氣質不凡。

師父的先慈和當時的舞姬關係很好,舞姬不想女兒走自己的老路,臨終前將燕幾許托付給她,後來順理成章送到師父門下做弟子。說起來整個師門就三師姐一個關係戶,其他弟子都是慕師父的名而來。

三師姐性子冷淡,卻隻對師父熱情。聽晴水說,三師姐傾慕師父已久,大家都心知肚明,看破不說破。然而師父對眾弟子一視同仁,平常話都不說半句,更不會迴應燕幾許的示好。

玉戒表示不能理解。師徒有倫,既然做了師徒,就不能有非分之想。晴水卻笑她腦袋軸。

“小玉,這種事情要看情況的。整個天界做師尊的要麼年紀大,要麼相貌平平,有幾個能有咱們師父生的好看?師父那張臉就是最大的例外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