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有機推文
  2. 老實人逆襲2003
  3. 第2615章 騎虎難下
清風拂墨1 作品

第2615章 騎虎難下

    

-

全場一片嘩然。

賓客紛紛側目,竊竊私語。

廚子動作熟練,現場切割刺身,刀工乾淨利索,切了三盤刺身,擺放餐桌之上。

涼子擺手:“任桑請品嚐!”

任南天沾著蘸料,吃了一片刺身,豎起大拇指。

“剩下的魚,分給賓客。”

涼子走上舞台,拿起話筒發言。

“女士們先生們,任桑揮金如土,請大家吃藍鰭金槍魚王,為任桑鼓掌歡呼。”

全場掌聲雷動,賓客捧場起鬨。

任南天春風得意,喜歡站在聚光燈下,萬眾矚目的感覺。

趙鋒點評:“這孫賊真有溜,請客吃魚。”

柳生飛鳥道:“藍鰭金槍魚價值不菲,這麼大的魚王,最少值三百萬美刀,很可能更貴。”

趙鋒笑道:“敗家子揮霍無度,美智子不給報銷,堅持不了多久,他就會破產。”

柳生飛鳥奚落:“美智子很精明,她不會花錢,給敗家子泡妞。”

服務員端來兩盤刺身,放到桌麵退出包廂。

柳生飛鳥品嚐刺身:“不愧是魚王,很美味。”

趙鋒興致不高,不喜歡吃生的,喜歡吃熟食。

涼子走下舞台,繞場四處應酬,八麵玲瓏,長袖善舞,左右逢源,有超級交際花風采,比花魁還受歡迎。

任南天暗暗上心,品嚐滿桌美食。

二猴子附耳低語:“冇搞錯的話,魚王是天價。”

任南天小聲道:“錢不是問題,我追上涼子,萬花筒都是我的。”

二猴子悶頭吃魚,心底瘋狂吐槽,這娘們是交際花,逢場作戲,當你是冤大頭,錢都打水漂了。

任南天有著迷之自信,自認為帥氣逼人,年少多金,還是頂流小生,泡妞無往不利,冇有泡不到的妞。

涼子也不例外,必然芳心暗許,墜入愛河,拜倒大褲衩之下。

涼子回到座位,跟任南天攀談,相見恨晚,聊得投機。

任南天一擲千金,又點了十幾瓶洋酒,花錢如流水。

午夜零點。

涼子彎腰告辭:“明晚同一時間,期待任桑再來,晚安!”

任南天揮手:“晚安!”

目送涼子飄然離去,任南天醉眼朦朧,麵紅耳赤,招呼買單算賬。

大堂經理很有禮貌,遞過一米長的賬單。

“合計消費四千萬美刀,魚王是五百萬美刀,兩千萬的花籃,請任桑過目。”

二猴子瞠目結舌,接過賬單檢視一遍,跟桌麵酒瓶對號。

任南天臉色陰沉,心底滴血,肉痛不已,爽快遞過金卡。

俗話說得好,捨不得孩子,套不著狗。捨不得銀子,泡不著妞。

大堂經理刷卡完成,雙手遞還金卡。

“任桑升級白金VIp,歡迎下次光臨!”

任南天接過金卡,帶著二猴子離場,回房洗洗睡了。

頂層帝王套房。

趙鋒坐在沙發,飲茶思考人生。

黃金大廳是吞金巨獸,相當於溫柔鄉,任南天檔次太低,進去消費幾次,傾家蕩產,破產打回原形。

美智子和涼子勢同水火,商界競爭對手,展開撕批大戰。

任南天施展美男計,當涼子是獵物,妄想財色皆收。

涼子偽裝獵物,當任南天是大肥羊,準備狠狠宰一刀。

高階的獵人,往往以獵物身份出現。

趙鋒靜觀其變,默默看著任少敗家,瘋狂燒錢。

接下來三天,任南天紙醉金迷,到黃金大廳消費,跟涼子出雙入對,關係突飛猛進,混得越來越熟,資產飛速縮水。

二猴子好心提醒:“停手吧,消費一億美刀。”

任南天盲目自信:“不要慌,我快要得手,逆襲銀座女帝,挖趙鋒牆腳,萬花筒就是我的。”

二猴子苦澀:“彆去黃金大廳,卡裡冇錢了。”

任南天擺手:“我想辦法解決,你下去吧。”

二猴子退到門外,希望任少及時止損,破產完犢子了。

任南天拿起手機,撥通美智子電話。

“摩西摩西,我是美智子,有話直說。”

“涼子很難追求,我花光一億美刀,你給報銷一下。”

“納尼?”

“提前說好的,我搞定涼子,你給我報銷。”

“你搞定了嗎?”

“馬上搞定,我冇錢了。”

“搞定找我報銷,祝你成功,加油!”

對麵掛斷電話,任南天一臉懵逼,砸進一億美刀,騎虎難下,不能半途而廢,處境萬分尷尬。

放棄追求涼子,錢都白花了,絕對不行。

任南天反應過來,美智子套路他,上了賊船下不去,進退兩難。

不敢去黃金大廳,消費太誇張,換地方約會。

涼子通情達理,帶他到象王大酒店,見識夢幻選美皇後。

宴會廳金碧輝煌,歌舞昇平。

任南天渾然不知,這邊是吞金巨獸,比萬花筒消費還高。

妮娜盛世容顏,紅裙似火,登台翩翩起舞,引爆全場。

台下黃金位置,桌麵擺著洋酒果盤。

涼子微笑:“我認識選美皇後,介紹你認識。”

任南天品嚐紅酒:“選美皇後浪得虛名,還冇你漂亮。”

涼子謙遜:“多謝誇獎!”

任南天花言巧語,忽悠涼子上鉤,展現最帥一麵。

妮娜走下舞台,涼子介紹任南天,大肥羊送上門。

“任公子,請多多關照。”

“妮娜小姐,坐下喝一杯。”

任南天春風得意,左擁右抱,花天酒地。

不在萬花筒,不是涼子主場,正好灌醉她,客房現成的,生米煮成一鍋大米飯。

任南天眼珠亂轉,露出無恥笑容,油嘴滑舌勸酒。

二女對視一眼,心領神會,妙語連珠連連勸酒。

洋酒不斷上桌,推杯換盞,酒意正濃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任南天頭暈目眩,酒勁上頭,掃過滿桌空瓶,放下空酒杯,徹底喝到位了。

二女醉眼朦朧,不勝酒力,倒在沙發不動。

任南天搖搖晃晃站起來,扶起涼子就走,進入電梯直達頂層,進入帝王套房,隨手關好房門。

“哈哈哈,我早就說過,冇有我追不上的妞。”

涼子驀然睜眼,跳起一記手刀,準確擊中後頸。

任南天眼前發黑,脖子一歪,轟然栽倒在地。

“人渣敢暗算我,等著破產吧。”

涼子眼神不屑,她是開俱樂部的,天天喝酒應酬,千杯不醉,故意裝醉配合,給壞人製造機會。

美智子派來小白臉,還想迷惑她,真是可笑至極。

隨手打開房門,妮娜站在門外,跟涼子擦肩而過。

妮娜是職業花魁,同樣千杯不醉,配合涼子演戲。

-